揚州生活網

發表于: 2016-1-6 10:37:45 | 顯示全部樓層 |只看大圖 |倒序瀏覽

本帖最后由 若水白 于 2016-1-6 11:22 編輯

  
走吧走吧走吧,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出發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當還不是太老的時候,一定要出去走走,出逃也好,私奔也罷,其實不需要什么特別的理由促使年輕的你去遠方。


1 出發
忘記了什么時候動了去漠河的固執念頭,可能在很小很小的時候,《春晚》開始前總是會放中國大年三十最東西南北端的人在干什么,其中就有漠河最北端的村子北紅村,晨光中冒著炊煙,紅燈籠,幾尺厚的蘑菇雪,棕紅色的小木屋,木屋一開門像舞臺上的白煙霧鋪面而來。現在我就窩在北紅村的炕上敲字,外面氣溫零下四十多度,滿天的星星和可以飄到俄羅斯的許愿燈,月亮透亮,站在外面呼一口氣的話,鼻毛會馬上結冰。


北紅村的晨光
這叫啥?馬拉車?
其實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,還一直在罵自己是不是神經病了,為什么要在最冷的時候往最冷的地方跑,身體受不了怎么辦,腦子進風傻了怎么辦,凍死在那里怎么辦……而且大姨媽的日子也是這幾天,在路上大出血凍成紅冰渣,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。
最擔心的是突然來大姨媽,潮涌,成了紅冰渣渣,哈哈

有好幾次,打開手機想把飛機票給退了,去成都?去麗江?去景德鎮?去香港?再不濟報個團跑去柬埔寨越南,也比凍死在漠河強。手在退票兩字上停了幾分鐘,又放下手機,拉出我的小行李箱,開始把棉襖棉褲往行李箱里塞,然后洗了個澡閉眼睡大覺去了。
我常常猶豫很多事情,但一單決定了,再四五六七八猶豫也會去做。
凌晨四點半,被鬧鐘叫醒,迷迷糊糊中刷牙洗臉梳頭發,閉著眼睛喝了袋牛奶,睜開眼睛滴滴了個車,又閉上眼睛把自己穿成了個狗熊。車子飛馳在夜色中,打開車窗拍了個照想去朋友圈裝個逼,外面的寒風一下子把我吹醒,刷了幾下,朋友圈還有幾個失眠的,給他們幾個點完贊后,我坐在后座真想捶胸大哭一場……
出票、托運、安檢,走到43口候車區,有氣沒力地找了個空位坐下來,看著前方42號飛廈門的登機口,那些歡天喜地排隊的人,真想靈魂出竅附在某個人身上去廈門。
望著地面發了會兒呆,抬起頭的瞬間突然眼前被照亮了,一個長得超級帥的俄羅斯小伙子沒找到座,歪著頭倚在我前面的柱子上,皮膚奶白奶白,深陷的眼睛純澈,臉部輪廓只有在電影里才能看到,偷瞄了他一百多眼后,戴上耳機開始聽譚維維的《如果有來生》:
“我們去大草原的湖邊等候鳥飛回來
等我們都長大了就生一個娃娃
他會自己長大遠去,
我們也各自遠去,
我給你寫信,
你不用回信,
就這樣吧。”
高曉松作的詞,沒想到這么丑的人還能寫出這么美的詞,又一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觀。
車窗外的風景

2 卡茲國際青年旅舍
卡茲一角

一覺醒來,飛機已經準備降落,坐在我身邊靠窗戶說流利英語的俄羅斯帥氣大叔,也睡醒了,伸出長滿白色毛毛暴著青筋的手打開小窗戶,刺眼的陽光一下子打在了我的臉上,蓬松著兩天沒洗的頭發,頭抵著前方的座位,又閉上了眼睛睡了十幾分鐘。
一出機場大廳,小心翼翼吸了口氣,還行,沒什么特別的,可是當我呼出那口氣的時候,被深深的震撼了,一大串白色口氣呼呼的冒出來,我興奮極了,一直吸氣吐氣吸氣吐氣,那串被我吐出來的長串白氣像極了小時候吹的肥皂泡泡。
我在那一直吹一直吹,突然一位大叔沖著我說,“丫頭,你的行李放嗎?!”
“放!”
我把行李箱交到他手里,然后吐著氣往車門方向走去,可是他又把我叫住了,“你那嘎達干啥去啊?”
“上車啊。”
“鑰匙你不要了啊。”
“????”
我又走回去,低頭一看,發現所有的行李,不管大的小的全部用鐵鏈子鎖上了,每個行李配一把小鎖。他把鑰匙遞給我,什么話都沒有說,我吃驚地把鑰匙鏈帶到手環上,拖著笨重的一身衣服才移上了大巴車。想不通,為什么這里的行李要上鎖啊。
飛機上在看顧城的《英兒》,全是床戲,看得我臉發紅心直跳,下飛機百度了一下,原來只是顧城自己的想象,那個叫英兒的姑娘現實中愛的人叫劉湛秋。如果顧城不殺妻的話,活到現在也是個慈眉善目的老頭了,像北島。可他的世界從一開始就不食人間煙火,活不到老,會不會也是件好事?
上了大巴車,又抵著車窗睡著了,睜開眼的時候車子已行到了市里,平常的居住樓和商業區,新的舊的退了色的,街邊商鋪,超市小吃店五金店偶爾有個西餐廳,和別的城市沒什么不同。城市就是這個樣子,鋼筋混泥土油柏路,只有現今的繁華程度與曾經的歷史痕跡才能造就不同。
俄羅斯哦

大巴在中央大街附近停下來,提前從螞蜂窩上訂了卡茲國際青年旅社,地點是通江街82號,跟著導航找通江街82號,可越走越不對,問的第一個路人是位五十多歲穿貂的阿姨。
“小姑娘你走反了,去馬路對面一直往前走,走三四個紅路燈再往右轉,然后再直行看街牌號找82號。挺遠的,你過了幾個紅綠燈再問問人,我對那塊也不是特別熟悉,別走錯了。”阿姨很熱情,后來我才知道原來東北人都這么熱情,一股腦的熱情,讓人感激得想流眼淚的熱情。以前很多人都說“東北人壞心眼”,趙本山就是東北人典型“壞心眼”的代表,可真的來到東北發現東北人嘎嘎熱情。
出去旅行就是這樣子,總會擊碎已經形成觀念的道聽途說。
哈爾濱的街道上全是冰,“哐當一下子摔倒了,恰好一輛車開來,因為路太滑沒剎住車,眼瞪著車胎上了自己的腦袋,一秒鐘壓出了花兒……”不知道為什么,每次過哈爾濱的馬路“壓出腦花”的畫面就會跳出來,嚇得我趕緊呼扇走這個念頭。
走了幾個紅綠燈,還是沒有找到通江街,問了第二個路人,一個七八十歲的老爺爺和六七歲的小女孩,小女孩長得很水靈,一下子讓我想到了林海音《城南舊事》里的小姑娘,眼睛大大的,粉紅臉蛋,圓乎乎的,笑起來有深深酒窩,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,性情眼神動作都像,說話有一股小女孩才有的調皮勁兒。她沖著我笑,笑得我很不好意思,她爺爺還沒開口她就說了話。
“通江街啊,前面往右拐往右拐,頭兒就是蔥花江。”她把松說成蔥。
“啊,是那個松花江嗎?”
“是啊,蔥花江。”
蔥花江
中東面孔在畫旅行筆記的大叔

終于找到了通江街,可卻找不到82號,我走在他們前面,走啊走,一抬眼到了93號,折回來的時候又遇見了他們祖孫倆,小姑娘看見我拉著箱子還沒找到地方,喜得她了不得。“你還沒找到呀。”
“找不到82號。”
“這是77、79、81,81對面就是82。這邊單號那邊雙號,你得到對面去找。”
恍然大悟,拉著箱子過馬路,腦子里又閃現壓腦花的畫面,腳步放慢,別摔倒別摔倒。好不容易走到了馬路對面,可找到82號的時候傻眼了,“猶太中心會堂舊址”,現在為音樂會堂,側門還有個售票廳,這是個歷史遺跡啊。我靠,這地能住嗎?
想打開手機搜索一下,一掏出手機還沒輸入完,百分之三十的電量瞬間變成了百分之十,一度懷疑從京東買的手機是水貨,后來才知道哈爾濱天氣冷,手機電量儲存能力弱,用完得趕緊放到暖和的地方捂著,或給它貼個暖寶寶。
沒錯螞蜂窩上顯示的就是“通江街82號”,怎么辦,到哪里找卡茲旅社,我拉著箱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在十字路口看到一個被著登山包的旅行者,馬上尾隨其后。看到他也在那個猶太人什么舊址停下來,我湊到他面前說。
“您是不是再也找卡茲國際青年旅社?”
“是。你是旅行的?”他敲了我一眼,鄙視的說。我也低頭看了看自己卡通畫的小拉桿箱。
“嗯。旅行的。”
“怎么不背包?”
“太沉了。這個地址不對啊。怎么找卡茲?”
“拉箱子太麻煩了,出去旅行背個包多省事。”他還在鄙視我拉拉桿箱。
“太沉了……我肩膀不太好。”
“往前走走吧,應該在前面。”低頭看了我肩膀上只能放一個電腦包的帆布包,他又鄙視了我一眼,然后大步往前走,我馬上拉著箱子跟著他,路太滑,我走得慢,以為好歹我是個姑娘,還不丑的姑娘,你得等等我吧,可是我們的距離越拉越大,沒多久他就把我甩得老遠。
一邊在腦子里放映壓腦花,一邊拼命拉著箱子追趕他,過了好幾個路口,他走到路邊伸了伸手,完蛋,這是要打車把我徹底甩掉的節奏嗎?怎么可以這樣?!
當時的心情真的是欲哭無淚,第一次碰到這樣一個不紳士的人。
可是他沒打車,而是走到了馬路對面,我順著他指的馬路對面看了看,看到那個黃色牌子,馬蛋,卡茲國際青年旅社!原來我來來回回經過了兩三次都沒有看到……是通江街12號,82號是舊址。鄙視下螞蜂窩。
卡茲國際青年旅行在通江街的街首,緊挨著中央大街,沿街往前走就是松花江,一到晚上街上全是燒烤攤,司機師傅說,上海做生意的多,北京當官的多,哈爾濱賣燒烤的多,全國燒烤屬哈爾濱好吃。
在這里介紹找青年旅社的方法, 青旅和國際青年旅社很不同,一個旅游熱點城市青旅可能有十幾家,但國際青年旅社只有一兩家甚至一家都沒有。去旅行論壇搜索目的地城市,住宿那塊排在最前面評論最多的一般不會太差,而且國際青年旅社需要提前一兩周預定,趕上旺季最好一個月前就要物色。最好不要去住名氣不大的青旅,特別是一個姑娘的情況,不說囚禁這種事情會發生,一個人出門要注意安全。
青年旅社也有自己的聯盟,你會在一個青旅里面看到其他城市青旅的招牌,這一點比較好。趁年輕,要住一次青旅,否則一恍惚間就覺得自己老了,過了住青年旅舍的年紀。
不要留有遺憾,人生短短幾十年而已。

3 松花江
安排好住宿,洗完頭發便去了中央大街,大街上人很多,賣哈爾濱紅腸、姜汁可樂、俄羅斯大面包、長串糖葫蘆、還有西餐廳、重慶小面。哈爾濱有很多西餐廳,也有很多重慶小面店。西餐廳多不奇怪,重慶小面多倒挺奇怪的。
一定要吃。

吸溜著熱乎的姜汁可樂暖手暖胃,一個人左看右看,看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風景陌生穿貂的男人女人,突然一個男生拍了一下我面前的西餐廳廣告牌,邊拍邊說話,不是跟我說,也不是跟別人說,而是自己一個人在念叨。他戴了個很奇怪的帽子,比我的帽子還奇怪,背了個學生包,包上全是花花的卡通人物。
我又開始跟蹤了,他走幾個地方就停下來咔嚓拍一張,拍完來幾句,跟蹤了一會兒我發現原來他在跟手里的人視頻……沒有帶心愛的人來看風景,這樣邊拍邊分享也行。
路過一位要飯的老人,他停了下來,把手機放到口袋里,又用嘴咬掉手套,提起厚棉襖費勁地掏褲子口袋找零錢,掏了半天才發現錢包在上衣口袋,從錢包里掏出一塊錢遞給了等了很久的老人,動作很搞笑,卻感動了跟蹤的我。不過快走到松花江要過地下通道,我把人給跟丟了。
白天的中央大街
夜晚的中央大街
蔥花江上的糖葫蘆

沮喪著從地下通道走到地面上,過了個馬路便看到了心中的松花江面,啦啦啦啦啦啦,心里歡呼著,開出很多朵黃色小花朵,不管會不會滑到,我小跑到江邊,江邊開拓出一片冰面給人們游玩,溜冰的,打鐵陀螺的,滑雪車地,坐在像洗澡盆上讓人拉著走的,情侶,一家人,一伙朋友,很少像我這樣一個人。
認識一只狗,叫娃娃,女的。

踩著雪吱吱呀呀走到松花江中心,火車從東邊江面上的大橋上開過,太陽在西邊江面上一點點降落,暖紅色的光落在白茫茫江面上,人在江面上看夕陽,厚厚冰面下有魚群在游走,天上偶爾還有回家的鴿子,一次兩次三次來回盤旋。常常看到很孤獨的景,孤獨得鼻酸,又覺得一切又是在一起的,大家誰都沒離開過誰,不管是鴿子,魚群,落日,遺落人間的雪,還是和我沒有關系的人群,去世的人,以及遠方的人。
第二天我和一個叫胭脂的姑娘穿過了整個松花江來到了江對面,才知道江對面就是太陽島,那座吸引我們過來的紅色城堡也不是城堡,而是纜車索道。
松花江真的好美,寬闊的美,冬日寂靜的美,落雪積累的美,讓我想起夏日看過戈壁灘,一樣的荒蕪,一樣的一望無際,寬闊得想留一輩子。可我知道旅行的人總是在路過,總要回到源頭去。

落日
狗拉雪車
(一定要帶你愛的人冬天來松花江,哪怕只是兩個人在江面上一句話都不說,只是站一站,停一停,看一看落日和那橋上呼嘯而過的火車。)
4  丟包
一心想去漠河,卻沒有買漠河的票。
收拾行李出發,到達第一站哈爾濱,再去哪里,我自己也不知道,或許是漠河,或許是齊齊哈爾,或許是滿洲里,也或許是海拉爾,全看天意。
從松花江回來,天完全黑了下來,我坐到青旅大廳等結伴的人。為什么住青年旅社,其中一點就是可以作為旅行出發的第一站,找同行的人,找對人了,這次旅行就成功了,找不對人,砸糕。
這也是緣分。
在角落里坐了半個小時,人漸漸多了,有從雪鄉霧凇島回來的,也有像我這樣逛完松花江中央大街回來的,就在我望著一批一批走進來的人時,一個長得像杜鵑的女孩進來了。她和一群人同時走進來,跟在她身后的男生,走到前臺辦住宿手續,她背著大包坐到我旁邊桌子的沙發上,帶著外面的寒氣。
這個長得像杜鵑的姑娘就是胭脂,和杜鵑一樣的齊耳短發,一樣消瘦的身材,一樣上翹的嘴唇和尖下巴,一樣的大長腿。那種感覺很奇怪,她給人的感覺是逼人的,感覺出做事利索,不拖泥帶水,聰明氣往外冒。
“去漠河嗎?”
“去。”
“明天走嗎?”
“走。”
“一起嗎?”
“一起唄。”
像邊境線上交易白粉一樣,簡單爽快地成交了。后來我們又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大叔同行,女兒九歲,兒子一歲,拋家舍妻想出來看世界,被我們倆開玩笑了一路子,估計大哥心里恨透了我們倆,哈哈哈。
第二天上午去了圣·索菲亞教堂,又走了趟松花江,下午坐著公交車逛了逛哈爾濱。聽著挺浪漫,可回城的公交車站牌超級難找,回到青旅已經快四點多了,撒了泡尿,便打了個車去了火車站。

教堂

司機師傅跟我們扯了很多,哪里有最好吃的烤串,哪里去看東北二轉,哪里有跳脫衣舞的地兒……下車看到哈爾濱東站,想一想要去漠河了,不由得一陣激動,想大叫。可是我突然發現肩膀為什么那么輕了,完蛋,把背包落在了出租車上了!馬上跑回下車的地方,車子已經走了,錢、身份證、銀行卡、kindle、充電線、換洗的睡衣都在包里,報了警,打了公交臺,把銀行卡上的錢轉到支付寶里,我知道找不回來了。
補辦身份證,取票,又跑回原地等。人總是這樣,抱著一絲絲希望,哪怕明知道沒有希望了卻還要等。夜里氣溫零下二十多度,我坐在箱子上等,腳尖凍得疼,沒有哭,也沒有給任何人發信息,只是一個人看著路的盡頭,傻傻的盯著,什么也不想。周大哥和胭脂也陪我等,每來一輛出租車,他們都會跑過去說,這個姑娘的包落在了出租車上了,身份證和銀行卡在里面能不能幫忙找找,有的師傅說“肯定找不到了”“我怎么知道怎么找”“完了,別指望找到了”“還找啥”,也有的師傅會說“我問問尋呼臺”“我用我們的巡講機幫忙找找”“我給我們哥們都說一下”“你打電話幾幾幾”……幫忙與不幫忙,不是一念之間,是慣性。
佛祖說,要培養慈悲心,慈悲是體恤,是設身處地,也是伸手幫助他人。
后來包沒有等到,上了去漠河的火車,剛上火車我突然想起來,會不會我就沒有背包出來,因為當時只顧著用手機滴滴打車,忘了背上自己的小包袱。
打電話給青年旅社,確實是在青旅,三天后我從漠河回到哈爾濱,他們還替我保留著,包上貼了標簽,寫上了我的名字。就這樣我和我的小包袱分開了三天,在漠河的這幾天就一直在轉賬借充電器轉賬借充電器,胭脂除了對我的馬虎有戒備之外,一點都不嫌棄我。
丟包教給了我很多,像每次無助都會教給我很多事情一樣:要做好事,要積善行德,要準備隨時幫助別人。
再放一張可愛的娃娃

半夜發了個朋友圈,把事情用輕松的語調說了一下,沒想到收來的全是笑話和數落,馬上刪除掉,如果下次誰丟包,我會給她(他)安慰的抱抱。因為這是我想要的,不是數落,不是笑話,也不是提醒你長心眼和注意,而是擁抱。
那時候我是一只憂傷的狗,不需要更多的責備。

5 江那邊是俄羅斯
漠河火車站
我不寫游記,從來都不寫,沒有嘗試過,也覺得不適合,我適合寫小說,寫故事,卻不適合記流水帳,當然在我心中游記不是流水賬,而是豐富化了的流水賬。我喜歡起承轉合,喜歡突兀,喜歡出其不意的結局,游記不是。

紅豆,牙咯噠,酸酸甜甜冰冰涼涼

第二天我們去了九曲十八彎、黑龍江第一灣和烏蘇里淺灘。
從縣城漠河到九曲十八彎大約兩個小時的路程(?我也不記得了),到達目的地后,我跟胭脂下車去小木屋撒了泡尿,建議便秘的人冬天去漠河不要在外面上大廁,小心凍壞屁股。至于廁所環境嘛,自己有機會親自去看看,還好是冬天,都凍住了,不敢想象夏天是什么樣子的,應該萬物涌動吧,哈哈哈。
木屋是廁所,不是住人的,拉屎的茅坑像吊腳樓

九曲十八彎一定要上去看看,雖然門票五十只是上去望一眼,但走上去遙望漠河風景真的很美。曾經看過一張雪林的水彩畫,登上去你就會看到和畫中一模一樣的風景。
不知道夏天有多美
雪松,小路
離開九曲十八彎便去黑龍江第一灣,由于1987年大火把漠河到阿木爾都燒了,路兩側的樹木是這二十多年新長出來的,很少見到很粗的樹木,和想象中的林海雪原有很大的差距。但當車子從大路開進小路,越來越接近深山,風景一下子轉變了畫風,那種失望就一點點消退了,風景一路美得驚人,世界只剩下黑與白兩種顏色,黑的是山和樹,白的是雪與天。因為陰天,天與地渾然成了一體,像看了一幅流動的山水潑墨畫。
陰天時的進山路

只有冬天到漠河,你才會發現中國的潑墨畫不是寫意而是寫實,真真切切的,漠河的冬天就是一幅寫實的潑墨山水畫。
陰天時的霧凇
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我們趕到了第一灣,龍哥讓我們先吃飯再爬山,山腳下有三間臨時搭建的屋子,一間做飯,兩間坐人,菜沒得選,只有幾樣燉菜,因為蔬菜不好運,只能用幾個鍋把菜燉成東北亂燉,不過味道很好,強烈建議你如果想吃小雞燉蘑菇就在這里吃吧,一份78,一小盆。我們當時感覺貴,沒有吃,到了北紅村一份小雞燉蘑菇180,第二天到了北極村,小雞燉蘑菇260……臨走,也沒吃小雞燉蘑菇。
黑龍江第一灣,你得爬到山頂才能看到第一灣的全部景象,上山的路是木制板子搭建的,很滑,下山的路更滑,木板上全是冰,每個人都很小心翼翼,但一會就有幾個摔倒的,快爬到山頂的時候,遇見了一位74歲的大爺,他比年輕人還厲害,氣不喘,腳步穩,吆喝著下面的氣喘吁吁的年輕人快點走就到山頂了。人與人就是如此不同,同樣的七八十歲,有人還可以爬山,有人已經腰背不直坐上了輪椅,也不知道是天命還是人為。
黑龍江第一灣,河對面是俄羅斯
彎不彎?

從第一灣下來后龍哥帶我們去了烏蘇里淺灘,那邊有“恭喜你找到北啦”石碑一塊,還有地標一尊,很多人到這里都脫個精光拍照。
漠河的每個景點都值得一去,陰天有陰天的美,晴天有晴天的美,第二天天晴了,特別特別藍,穿越原始大森林的途中遇見一路的霧凇,
穿越原始森林時遇見的霧凇

總結一些可能有幫助的東西:
★ ★★ 旅費:
總花費三千左右,貴在來回飛機票,建議大家提前預定,會省出不少錢。到漠河龍哥幫我們省了很多,住宿費因為我和胭脂住標間,每人一天只需五十大洋,吃飯漠河普遍偏貴,其余的就是景點費用,無其他花費。
★ ★★ 記得做好保暖措施:
口罩、防雪棉鞋、厚帽子、圍巾、防雪手套,最最重要的是要帶暖寶寶,貼肚臍眼,貼手機,不嫌麻煩的話帶個保溫杯,胭脂帶了保溫杯一上車我們倆就喝兩口熱水暖身子。
其實到那里最容易凍到的是腳,腳尖,腳上貼暖寶寶是不管用的,燙你一會兒就冰涼,建議到哈爾濱在小攤上買個毛鞋墊,買雙毛襪子,襪子最好穿兩雙或是三雙,鞋子千萬別濕別進雪,否則冷死了。鞋子要穿比平時大一號的,好塞幾雙襪子和毛鞋疊。嗯,就這樣。
趕上生理期的話,建議帶包黑姜糖,晚上喝一杯暖身子。另外要注意的是,不戴手套拍照時間長了,手會凍僵,甚至有截肢的危險,如果出現這種情況,捧一把雪使勁搓,讓手回暖,千萬不要用熱水燙。
天黑了盡量不要在外面逛,真的很冷,如果找不到回住處的路,只有凍死在外面了。
★ ★★ 拍照:
衣服顏色要亮,其實白色也可以,黑不行,如果行李箱小,帶不了那么多外套,多帶幾個好看的披肩,彩色的。買了單反不會用,在家里放了三年,這里的照片都是手機拍攝,大部分是原圖,有的過了下濾鏡,真實的風景比圖片漂亮一百倍。
路上的風景只能用眼睛看,吱吱哇哇拍再多到最后都不如腦子里的記憶,所以每次上路我只會睜大眼睛去看去記憶。
★ ★★路線:
本來打算是先到哈爾濱——漠河——滿洲里——海拉爾——哈爾濱,后來包落在了哈爾濱,倒騰不出來現金就匆匆定了回程的機票。如果你時間充裕的話,建議這么走:
第一站肯定是哈爾濱,兩三天去雪鄉(爸爸去哪兒拍攝地,聽去過的人說還是要去一次),第二站去漠河(兩三天)。
離開漠河后如果你還有時間,建議一定要去滿洲里和海拉爾,其實這次目的地就是海拉爾,想看冬天的海拉爾,雖然冬天的海拉爾什么都沒有,但就是想看它什么都沒有的冬天,白茫茫的冬天,空闊無跡的冬天。
當然海拉爾最美的時候是8月份,龍哥說他們夏天會跑漠河--海拉爾---滿洲里這條線。
因為不是專業旅行者,只能湊假期出去。其實特別想從哈爾濱往東走到海參崴,然后再往北去佳木斯,去黑河,到漠河,然后去滿洲里海拉爾。
也只能想想了,特別不喜歡好幾天穿一件衣服,也特別不喜歡不能洗澡洗頭身上發臭,更不喜歡遭罪受苦。所以注定不能一走走一個多月,除非春夏秋天氣還好,可以拿很多衣服上路的時候。
★ ★★青年旅社:
上面說了找青年旅社的辦法。現在說下住青旅該注意的。
其實也沒住過幾次,卡茲是第三次。青年旅社一般要自己套床罩鋪床單,床單我會鋪,呵呵,但是被罩真的不會弄。第一次住的時候還是舍友幫我罩上的,建議不會套床罩的家伙,出發前可以先學一學。
青旅標間有衛生間,床位的房間沒有,用公共洗澡間,出門要帶好洗漱洗澡毛巾拖鞋,我碰到好幾次有人借牙膏的,青旅也賣小牙膏,有的不賣只能自己出去找超市了。
找青年旅舍,第一要選國際青年旅舍,第二要排名靠前的,靠后的一個姑娘家不建議選擇。
★ ★★ 丟包了咋辦:
其實丟包的人已經很自責了,就不要再責備或提醒了。我是最討厭別人提醒我,更害怕責備,責備與提醒會讓人畏手畏腳,以及不信任。這可比丟了包可怕。
昨天看到《橘子不是唯一水果》結尾處寫,人生就是悲喜劇交替。是這樣的,有high的時候也有丟包傷心要死的時候,丟包怎么辦,趕緊找,找不到就算了,沒了身份證也可以上火車走人,售票廳都有補辦臨時身份證的,也可以輸入身份證號去找住宿,銀行卡里的錢馬上轉走或掛失。其他損失,就是自己承擔了。
所以丟包的那瞬間,我好想變成特別特別有錢的人,找個專職司機,再雇幾個保鏢,不背包不就不用掉了嗎,像我們老板一樣。
丟包反而會讓人奮發圖強呢,說倒底,是樹不夠大,小小的包都能震撼到你。
暫時想到這些。
沒了。
冷得澈透、干凈、清亮
我可能不會去比漠河更冷的地方了

END
轉自豆瓣熱門

跳轉到指定樓層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易信易信
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主題 5935 | 回復: 32683

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|網站招聘|百度地圖|小黑屋|客服中心|站點地圖|  |

揚州天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    聯系電話 : 0514-87222599    地址 : 揚州市廣陵區文昌東路江蘇信息產業基地中國創谷5樓

GMT+8, 2019-10-17 05:30 , Processed in 0.296497 second(s), 71 queries , Redis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揚州生活網 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 ( 蘇B2-20130097 蘇ICP備11064819號 蘇公安備C3210000040 )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冰球突破怎么修改程序
博财汇玩彩平台怎么样 买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 三分pk10在线计划qq群 彩票单双怎么玩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时时彩后二100 比分网 快乐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四川麻将技巧 pk106码不连挂6期方法 二人麻将游戏大全 互联网彩票系统开发 时时彩分析软件 ag真人限红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单双投注技巧 吉林时时玩法